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考古探秘

黑石号沉船出水文物在国家博物馆亮相

2019-04-24 14:40:13 来源: 中国海洋报 作者: 唐 博
摘要:“殊方共享——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”开幕。

  原标题:“黑石”号沉船一千年前的“中国制造

1526603523jN3sPq.jpg

  长沙铜官窑博物馆收藏的“黑石”号沉船出水文物

  近日,“殊方共享——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”在国家博物馆开幕。来自湖南长沙铜官窑博物馆的5件(套)“黑石”号沉船出水文物一经亮相,再次让“黑石”号这条古沉船回归人们的视野。

  1000年前,载有5万余件长沙铜官窑瓷器的阿拉伯商船“黑石”号从湖南长沙铜官窑石渚港口出发,最后沉没在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印尼勿里洞岛海域。1998年被发现后,经过两年多的打捞和清理,6.7万件文物重见天日。其中,来自中国长沙窑的瓷器多达5.65万件,占到80%以上。此外,还有200多件越窑青瓷、近200件巩县窑白釉绿彩瓷和300多件邢窑的白瓷,以及一些产自广东的青釉粗器。除了瓷器,船上另有30件金银器、18件银锭和30多件铜镜等货物。种类丰富,数量巨大。美国《国家地理》认为,这是1000年前“中国制造”的集中展示,再现了一幅古代海上贸易的盛景。

  根据媒体报道,“黑石”号没有采用铁钉固定船体,而是采用绳索缝合捆扎船体,属于典型的阿拉伯单桅缝合帆船。“黑石”号这艘阿拉伯商船为什么要来中国,唐朝时中国和阿拉伯地区的海上贸易往来如何?

  根据有关历史文献记载,唐代鼓励发展海外贸易,丝织品、瓷器、茶叶等“中国制造”的产品在国际市场广受欢迎。浙江、湖南等地生产的青瓷和白瓷远销东南亚、印度、阿拉伯、东非以及欧洲。西汉以来,连接珠江口到波斯湾的“广州通海夷道”成为中外海上贸易的主要航路。按照《新唐书·地理志》记载,商船从广州起航,穿越南海、马六甲海峡,进入印度洋、波斯湾,再向阿曼湾、亚丁湾和东非海岸延伸,沿线覆盖9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唐高宗永徽二年(651年),阿拉伯使者第一次到长安。此后,阿拉伯人跟唐朝的接触越来越频繁。《慧超〈往五天竺传〉残卷笺释》中记载:“阿拉伯人常于西海泛舶人南海,向师子国取诸物,所以彼国云出宝物。亦向昆仑国取金。亦泛舶汉地,直至广州,取绩、绢、丝、绵之类。”由此可见,阿拉伯人的贸易触角经由海上丝绸之路,伸向印度、东南亚和中国。

  凭借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商业传统,阿拉伯商人在东西方贸易中扮演了枢纽角色。他们漂洋过海,足迹遍布唐代的各大都市和交通要道。

  “黑石”号沉船的船体结构和诸多线索表明,波斯湾地区很可能是它的出发地,之后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向中国进发,最终抵达广州和扬州。

  在唐代,广州是东方第一大港。和许多云集珠江的外国商船一样,“黑石”号在这里把大部分西方货物卖掉,再购入中国货,然后前往扬州。当时的扬州是唐代内地水运枢纽,商业繁盛,富甲天下。朝廷给予的很多优惠政策,使当地商业环境更加宽松,吸引了大量外国商人到此中转货物。

  “黑石”号出水的伊斯兰陶罐、玻璃瓶以及南亚的铜镜,应该是船员的生活用品。同样的伊斯兰蓝绿釉陶,在扬州的晚唐地层里出土了几百片。在扬州城的遗址,考古人员还曾发现大量的伊斯兰纳钙玻璃残片。据估计,这些物品可能是从波斯湾地区运来的半成品,准备在扬州进一步加工。由此可见,在唐朝瓷器大量外销的同时,外国物品也源源不断地流入了唐朝。显然,当时的中外贸易是双向流动的。

  “黑石”号在扬州购入大量中国瓷器后,会到广州稍作停留,进行物资补给和瓷器包装,等待冬季季风的到来。

  用来包装瓷器的,是广东官冲窑烧造的大瓮。包装时,工人会将瓷碗一圈一圈地套放在大瓮里,再用稻草和茶叶塞紧空隙,最后用盖子密封。“黑石”号出水的千年瓷器,依旧釉色如新,跟这样的包装工艺是分不开的。

  遗憾的是,扬帆起航的“黑石”号最终没能回到波斯湾。由于种种客观原因,这批文物绝大部分落户在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,只有一部分回到了长沙市铜官窑博物馆。作为东西方贸易频繁往复的参与者,“黑石”号见证了唐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兴盛,为人们讲述着沉没已久的海上丝路往事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