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海洋头条

钱七虎:陆海统筹,下好科技创新先手棋

2019-01-25 10:50:12 来源: 中国海洋报 作者: 朱彧 赵建东
摘要:记者近日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钱七虎家中,采访了这位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。

  原标题:钱七虎:陆海统筹下好科技创新先手棋

  荣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钱七虎嘱托青年科学家“要树立为祖国为人民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奋斗的远大志向,为新时代做出应有贡献。”

  钱七虎对几年前的一次南海调研记忆犹新:海水呈现或深蓝、或淡青、或浅绿的色彩,瑰丽无比;颜色各异的鱼儿成群结队地游弋……

  作为我国着名的国防与人防工程专家,钱七虎经常为国家重大工程提出建议,包括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等涉海工程。我国是海洋大国,但不是海洋强国。在他看来,海上竞争将成为大国博弈的重要手段,陆海统筹显得尤为关键。

  记者近日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钱七虎家中,采访了这位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。

  海底隧道建设须充分论证

  2018年10月24日,港珠澳大桥顺利通车,钱七虎深感欣慰。

  这座被誉为“工程界珠峰”的大桥,集桥、岛、隧于一体,涉及专业领域多、建设环境复杂、难度大,许多施工“关键环节”都是在“走刀尖、履薄冰”,尤其是海底隧道中的沉管末端对接工程。

  沉管对接需在海底挖30米的深沟,现场施工时,海水冲刷除淤挖沟难,深槽洋流涌动对接难。用特制起吊船沉放6000多吨的V形最终接头,摆动不能太大,若计算控制不准,就会撞坏沉管。负责港珠澳大桥建设的有关单位请教钱七虎,邀他的团队帮忙计算。

  钱七虎团队认真分析研究,综合考虑了洋流、浪涌、沉降等各方面因素,创新性地提出了具体的解决策略:V形最终接头沉放工程采用流体力学方法,精确计算摆动量,利用钢索控制摆幅,减少摆动。最终,对接成功。

  60多年来,钱七虎始终坚守在科研一线。不管是早些年建成的南京、武汉、上海长江隧道,还是目前在建的汕头海湾隧道,都有他的重要建议和贡献。

  钱七虎对跨江跨海通道、海底隧道建设有很深的研究,针对国家重大基础设施安全和防护,提出过防灾、防空一体化,战略通道桥隧并举等多项提案。

  在谈到如何看待我国海底隧道建设时,钱七虎认为,目前,隧道建设虽然在技术上没有问题,但是应该使价值最大化。“海底隧道建设投入巨大,一定要陆海统筹,最大程度体现经济效益,发挥战备作用。比如是否同时通行火车和汽车,是否能带动海区、海岛的开发和建设,一举多得,避免重复建设。因此,建设方案必须经过充分论证,慎重研究。”

  陆海统筹要以科技创新为引领

 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“坚持陆海统筹,加快建设海洋强国”的战略部署,凸显了海洋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地位和作用。

  随着自然资源部的成立,土地、矿产、海洋等自然资源实现了集中统一管理,形成了从陆地到海洋、从地表到地下空间的综合管控。对此,钱七虎有自己的思考:资源统筹了,建设能不能统筹?

  如今,空间利用远远跟不上人口的增长。钱七虎提出,未来城市的发展,必须充分开发利用地下空间。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15年间,钱七虎提出了很多关于城市地下空间统一管理的提案。他建议,国家应建立城市地下空间统一管理机构或领导小组,统一规划、统筹安排、综合开发、合理利用地下空间。

  我国既是陆上大国,又是海上大国。“地上需要统筹,海上更需要。”钱七虎认为,海上建设对陆上安全非常重要。未来信息化战争中,海战场、空战场将与陆战场一样,成为敌对双方激烈较量的“擂台”。其中,海战场的信息化建设,与海洋密切相关。

  如何在陆海统筹的大格局中下好科技创新先手棋、推动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、实现海洋强国战略目标?钱七虎说,我国科技创新的主体是企业,强调技术路线是产学研政深度融合,关键是如何具体落实。科研成果的转化最终要通过企业实现,如果企业在科技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得不到强化,与经济建设相关的科研成果就得不到及时转化,走不出“深闺”,产业化就很难。因此,要确立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制,增大企业科研投入,为企业减负。

  搞科研绝不能急功近利

  在勇攀科学高峰的路上,钱七虎是过关斩将的勇士。他虽已年逾八旬,却依然思维敏捷。60多年的军旅生涯,使他具备了坚毅的品质。

  记者请钱七虎给青年海洋科技工作者传授秘籍,他讲了个“大实话”:没有诀窍,只有坚持,不怕困难,不怕挫折。培养对科研的兴趣,树立“一个人一辈子要对事业做出贡献才有价值”的人生观。

  “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。”钱七虎自身的经历亦如此。每一份荣誉背后的艰辛是常人无法体会的,更何况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。钱七虎经历过多少次失败,我们无从得知,但每一次都是他通往成功的新起点。

  钱七虎坦言,现在科技界存在一些违背科学精神的现象,尤其是一些青年科技工作者存在浮躁情绪。他说,搞科研最忌“急功近利”“短平快”。一些地方过于关注对人才的物质奖励,促使名利思想“抬头”。他唿吁,对科技成果、科技人才的评价制度要不断改进和改革,“搞科研不要总想着获奖,而应该潜下心来。”

  勇于承担历史赋予的责任与使命,是老一辈科学家的优良传统。钱七虎希望,这种无私奉献、艰苦奋斗、勇往直前的精神能在青年一代科学家身上得以传承。他嘱托青年科学家“要树立为祖国为人民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奋斗的远大志向,为新时代做出应有贡献。”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